結束了潔的婚禮,
也結束了這次的嘉義大林行,
坐上火車,
望著窗外陌生的風景,
一幕幕地在眼前一閃而過,
和去嘉義時看到的又是不同的風景,
還來不及看清,
卻已錯過,
下次遇見或許已轉變成我所不知的樣貌了,
過往的記憶彷彿投影片般快速回播著,
多年後的此刻是否也可現像在深刻地記憶著呢?
片刻感傷間時間依舊不留情面地在指間中流失,
火車也在不知不覺間馳向我再熟悉不過的城鎮。

Al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